【癒藝術】大館當代美術館「神話製造者——光.合作用 III」丨香港首個LGBTQ+ 主題大型藝術展覽

贊助商連結

大館當代美術館於即日2023年4月10日期間,舉行香港首個 LGBTQ+主題的大型藝術展覽「神話製造者——光.合作用 III,展覽圍繞「酷兒神話」的核心概念,結集了60多位來自亞洲及其流散族群的藝術家,邀請他們展出以LGBTQ+ 主題相關的藝術形式,展出超過100件作品,同時探索各種當代神話和身體實踐,在展覽期間,亦會籌辦一系列的公眾節目及教育活動。


香港首個以 LGBTQ+為題的大型展覽「神話製造者——光.合作用 III」,於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行中,展覽由Inti Guerrero及黃子欣策展,與驕陽基金會合辦,超過100件藝術品將進駐大館當代美術館的所有展廳,而其中三分之一的作品皆借自驕陽基金會的收藏,「光.合作用」系列亦得以由台北和曼谷,延續至香港。

贊助商連結

「神話製造者」: 三個章節 100多件作品

鮑藹倫,《52HZ》,2022年

「神話製造者」從處理「酷兒神話」的藝術家處汲取靈感,他們在亞洲古代信仰體系和傳統中發現同性愛慾或性別流動的存在。同時,展覽也探討這個時代的各種「新傳統」,包括奇觀和名人文化,嬉戲和/或越界,以及當代藝術作品中非規範的身體實踐和歷史。

單慧乾,《The Breaking Story》,2022年

雖然展覽的大部分參展者為在世的藝術家,但展覽也將特別重新強調一些具有先知遠見和革命性的逝者,尤其在他們活著的年代,當今的LGBTQ+ 認同根本尚未來臨。

楊嘉輝,《pp》,2022年

展覽透過三個截然不同的章節展開,展出的超過 100 件作品,當中有新作品、有40到90年代的舊作。神話製造者把幾近溢滿的藝術觀點和詞彙聚合於此,鍥而不捨地呈現出「故事的再現與反再現」、「個體與社區」之間等多重對話。

第一章 酷兒神話:台上和台下的神話

於第一章登場的藝術家,根據同性情慾、雌雄同體、男女易裝和性別模糊,刻畫出神話人物、創世故事和各種傳統。

他們藉著創作探討各種有可能「酷疑」(queering,即以酷兒姿態反思及挑戰)主流文化價值觀(包括宗教)的方法,並突出亞洲傳統中既有的酷兒神話形象。

其他藝術家則與之相應,開玩笑地拆解當代名人文化中的偶像崇拜。這是一種大眾文化形態,在編織當代神話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將整個亞洲地區的各類集體身份聯結在一起。

特別是在香港,歌星和影星為集體心理製造了(準)酷兒現代神話,從戰後通過電視電影成爲大衆消費的粵劇,到不同世代的粵語流行曲。

第二章 身體政治:刑事化、控制和反敘事

第二章深入探討身體政治、權力、控制和刑事化等問題,沉重地背負著歷史的暴力。這些主題也反映了F倉的歷史位置:F倉最初是政府印刷廠,後來成了接待室和指紋辦公室,設有還押牢房和探監室。由於大館建築群前身包括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及域多利監獄,所以這個實際場地便變成了一面歷史棱鏡,折射出策展主題。

第三章 酷兒未來:去物質化、轉化及新語態

第三章以黑暗來暗示一切,使事物隱隱約約,不予揭示,且正因其隱蔽,反而帶來了自由自主、無拘無束的感覺。身體仿佛在影射什麽,又似乎被頻頻指涉,人們得以藉著身體進行探索,發掘其潛能。由於畫廊空間變暗,身體從視線中消失,為新的意義和視野展現了各種可能。

與此同時,人們不再認為身體是穩定的(一如以歐洲為中心的科學和醫學所想像),或是神聖的(一如各種宗教所宣揚)。相反,身體被重新構想為轉化和潛力的場所,由細胞、原子及器官組成:是一個可以拆卸解體、重新設計和變形的場所。 這不是身體的限制,而是我們要收復的失地。


講座、工作坊、對談、導賞團

在展覽期間,大館當代美術館亦會籌辦一系列的公眾節目及教育活動。其中包括與黃鈺螢博士、好青年荼毒室及多位嘉賓合作的「神話製造不夜館」,從文學、哲學、亞文化和性別研究的角度解構「神話製造者」的世界。另設有「老師早晨+教師工作坊」、「大館當代美術館家庭日」、「大館對談」和免費導賞團活動。


神話製造者——光.合作用 III 展覽資料:

日期: 2022年12月24日至2023年4月10日

開放時間: 上午11時至7時(星期二至日)

地點: 中環大館當代美術館

詳情可瀏覽官方網站: www.taikwun.hk


【癒藝術】M+「草間彌生:一九四五年至今」回顧展 | 圓點南瓜背後的生命哲學丨Linda Yau 邱蓮達


如你喜歡此文章,請分享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