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癒生活】涼茶的故事丨飛叔療癒

贊助商連結

作者: 飛叔Kelvin

每個人看待病患的方式都有所不同,大病就梗係要去睇醫生,少少頭痛、打幾個乞嗤、臉上生粒瘡,我就唔會專登去睇醫生,有時候會乜都唔理,由得佢自癒,買成藥是亦一個選擇,飲涼茶則是一個傳統而又的選擇,唔知較年輕的一代會否仍有飲涼茶的習慣,而我就一向好鍾意去涼茶舖了。

贊助商連結

記得小時候父親每當飲啤酒時,就會話:「鬼佬涼茶嚟架!」,其實只不過是父親嗰個年代的香港年輕人當涼茶舖是去酒吧般的社交場所,就把涼茶當成啤酒一樣,實則啤酒點會有涼茶的功效呢。不過,老竇這個「鬼佬涼茶」的觀念自細入咗我腦,長大後有時都會認為食熱氣嘢要飲啤酒降溫,其實都不是完全錯的,但我始終鍾意去涼茶舖多過酒吧,至少冇咁嘈。

到了九十年代,香港出現好多間主打龜苓膏的連鎖店,有些仲賣埋甜品,根本就係當成甜品店般經營,那時不少人真的覺得食龜苓膏能醫百病般,當年有朋友更建議要連續食三日龜苓膏才對傷風感冒見效,到後來又話有些店的龜苓膏沒有龜板,就好像牛丸沒有牛肉一樣,原來一直相信的童話都沒有真正出現在世上。我已經好多年冇食龜苓膏了,只因想不到有什麼需要去食,有些連鎖店都執咗笠了,我最懷念的是那間有供應龜苓膏但實際出名賣芒果西米撈的「許生」。

我係熱底人,偏偏又貪吃,戒唔到口,經常食熱氣嘢,少年時經常生暗瘡,痱滋,直到依家幾廿歲人,都仲間中會爆瘡,個人為食,無計。


我最喜愛的涼茶是…

唯有經常要靠涼茶來調理,便訓練到自己不怕苦茶,捱得苦。除了龜苓膏外,廿四味都是我的常客,而人生飲得最多的涼茶郤是野葛菜水。

三不賣 (灣仔)
三不賣 (灣仔)

第一次飲野葛菜水就是應該都差不多三十年前在灣仔已出現的那間「三不賣」,當時真係覺得好好飲,亦可能是我年輕時個人心浮氣燥,又太多壓力,連飲幾碗之後,真係覺得舒緩咗,下咗火。

葉留香 (灣仔)

後來該類店越開越多,單是灣仔都有好幾間,「葉香留」都是以前常幫襯的。不知是否個人口味轉變,總覺得後來同一間店的野葛菜水味道明顯淡咗,或者是人漸大了,再不那麼單純,不再覺得飲兩碗就會止咳,有時只不過是路經灣仔,便賣杯野葛菜水,純粹為了念舊而已。


暖心的涼茶舖配茶

早前右眼又生了粒瘡,便想起去飲碗涼茶吧。

釋觀堂 (紅磡)

來到紅磡一間涼茶舖「釋觀堂」,名店好佛學,看看展示的各種涼茶,搞到我選擇困難。

幸好店主非常眼利,一睇我隻眼就知應該要什麼,她說幫我「配茶」,即是度身配置適合我的涼茶,就遞了一支茶給我,並叮嚀第二日再來,於是我總共來了三日,幫襯飲了三支後,確實是好返許多的。


轉化正念

可能你會認為,就算唔飲涼茶,眼瘡三日後都會逐漸好轉的,但既然店主表現咁暖心,咪信下人地囉。飲涼茶也好,睇醫生也好,都需要一份正念,只要你堅定相信會醫好,自然就會好轉,中途的擔心其實是多餘的,擔心只會令病情轉壞。

套在人生亦一樣,每個人定期都要服一碗苦口良藥,該「藥方」可能是別人的一份鼓勵,或一個擁抱,就算只是換來一丁點解渴的效果,都足夠去轉念而成為正面的催化劑。

祝大家每天都得到一碗涼茶。

飛叔

香港飲食生活作家/資深Blogger Kelvin Leung「飛叔」,曾推出著作《吃破世情》。


【癒生活】飛叔療癒丨心靈藝術酒精墨水畫初體驗


如你喜歡此文章,請分享至:

【癒生活】涼茶的故事丨飛叔療癒”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